主页 > 导游 >

我回首看不到你花圃的园 ^第14章^ 最新更新:2

浏览1574 好评 0 点赞105

  

我回首看不到你花圃的园 ^第14章^ 最新更新:2

  

我回首看不到你花圃的园 ^第14章^ 最新更新:2

  一天,大理下雨,她们待在酒店喝茶,小渔的手机响了,铃声已经四天没有响过,突然响起时有点恍惚,在木木的提醒下,她才意识到是自己的手机在想。小渔抓起手机,电话那头却是她特别害怕听到的声音,“喂,周渔,我是钱立斌,最近有时间吗?一起吃个饭。”小渔吓得差点把电话扔出去,和木木手舞足蹈地用口语说是“钱立斌”,木木也没办法,给她摆手,让她继续接听。

  钱立斌知道在她脆弱的当下不能趁虚而入,只能默默的给她力量,他轻声说:“小渔,你只要记住你没有错,都是我让你这么为难的,你本不该承受这些,所以你要坚强,有任何问题我随时都在,你只要记住不要受伤,也不要太难过,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吧。”

  木木妈妈“啪”地打了他胳膊一下,娘俩都没搭理他,继续说着悄悄话。刚落地,木木就发信息告诉李齐已到家,李齐正在家里收拾行李,明天回青岛老家过年。李齐放下行李,开始和木木聊起来,问她有没有好好吃饭,回家早点休息,又嘱咐她从深圳带回去的年货需要如何储存,木木觉得幸福来的有些汹涌,快要招架不住。

  木木看着眼前这个男人,眼镜背后看得到泪光,强忍着不哭出来。木木一直没有真的恨过他,她向来不会恨任何人,也不知道如何恨一个人,即使对方深深地伤害了自己。木木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她欣赏的男人的样子,不强壮却坚定,不帅气但舒服,虽然现在看上去有些憔悴,但仍然让她喜欢。她当然不会拉住他让他留下,也不会说什么原谅对方的话,她只能把这段感情安放在心里。她微笑着伸出手说:“祝你未来一切顺利,我会好好的。”李齐看到眼前这一幕也松了一口气,手忙脚乱的放下纸箱和木木握手。两人像革命同志一样友好的握手,再挥别。木木走出几百米以后回了一次头,站住脚步望着他消失在视线里,然后转身笑了起来,继续迈着轻快的步子走了。

  Rosie心里笃定一定是李齐和她在一起,但是又不知道是什么状况,一切疑问只能等她回来自己交代。两人看了一部韩国电影,已经是深夜。小渔已经喝了好几杯红酒,最近烦心事都交织在一起,电影又是灾难题材,不由悲从中来,眼泪顺着脸颊不住的往下流,到最后嚎啕大哭起来。尽管生活不如意是常有的,但是让她内心如此慌乱还是头一次。Rosie都明白,但又不能替她受苦,只能紧紧的搂着她的肩膀,让她哭个痛快。

  参观完房子在客厅喝茶,Tim父母和他们随意的聊着天,Rosie又看到一只黄白相间的猫“喵,喵”地靠近他们。Rosie也喜欢小动物,看到家里有小动物走来走去,更加喜欢这个充满爱的房子。Rosie笑着说:“伯母,您也喜欢养小动物吧,它们都好可爱。我刚才在楼上看到一只白色的猫。”Tim妈妈放下手中茶杯,说:“是Tim的爸爸救回来的流浪猫,他比我更珍惜它们。不过太多的流浪猫家里实在养不过来,后来再遇到就交给动物保护机构来照看了。”Rosie恍然大悟,“哦,原来是伯父救助的小动物,真的好善良。”Tim爸爸没有说什么,怜爱的看着不远处的猫在舔自己的毛。

  小渔正在做饭,电话响了,Rosie问她明天有没有时间,一起逛街买秋季衣服。她答应明天晚上见。她们在三里屯碰面先吃了点东西,然后去商场逛街。小渔有些无精打采,Rosie问她怎么了,她把昨天和钱立斌的事告诉Rosie。

  “你是不是觉得咱们在一起久了,没有激情了?是不是我平时打游戏太多不陪你?是不是我对你关心没以前多了?是不是我前两天的事刺激了你?我都改,我全部都改。我以后多多关心你,爱你,我可以做到的。就是不要离开我,我没你怎么过?我们这么久的感情,在一起的所有美好都一笔勾销了?”

  进屋后,Rosie看到房子内部更别有洞天,典型的美式风格装潢,客厅有一圈米色皮质沙发,沙发旁边的壁炉上方挂了一幅油画,再往里走,墙上有好几副用金色画框装饰的肖像油画。后来才知道,大部分油画都是Tim的妈妈画的。屋内桌上摆放着不同的鲜花和其他装饰,丰富却不凌乱。

  Rosie摸着他的头笑吟吟地答应了他。两人刚享受了短暂的甜蜜,Rosie又急着要走了,Tim在背后抱着她,一直跟到大门口,不舍得分开。Rosie哄了半天,终于下楼了。她刚回到家,小渔就到了,手里拎着两袋子东西,有今晚要吃的食材,有饮料,面包等东西,不知道的以为是她妈妈担心孩子不会照顾自己买了这么多东西呢。

  一月中旬,木木和她的父母一起飞到了深圳。李齐去接机,上来就叫“爸,妈”,整的老两口都蒙了。木木和李齐这次复合还没有明确过关系,木木也没有和父母详细讲过他们俩之间的事,这么一叫两位长辈很不高兴,觉得这个人有点过于亲热。老一辈人的思想还是比较传统,没有正式确立下来关系,不能随便称呼。从机场到酒店的路上,木木的父母一声不吭,气氛十分尴尬。木木坐在副驾驶上也有些不舒服,李齐什么时候变成这么殷勤的呢?在她的记忆里,他连上街牵手都有些难为情。李齐在车上还热情地为木木一家介绍深圳,真像一个导游。到酒店后,李齐把行李放下后就先离开了,约好了晚上再来接他们去吃饭。

  钱立斌欠了欠身,说:“我明白,我确实是通过你才认识她的,你不算外人,我不介意你来找我。我也明白你的担心,但是就像你知道的,我不是一个玩弄别人感情的人,我也是通过深思熟虑才对她表白的。我们在一起的过程可能有泪水,难过,但是我们会珍惜彼此的感情,好好在一起,也希望你能祝福我们。”

  “你知道吗?我和钱立斌差点上了床,那天在国贸吃完饭,我就觉得就这样吧,不就是一夜情吗?有什么大不了的,发生就让它发生吧。但是钱立斌没有那么龌龊,我后来带他到小酒馆,我逼问他为什么这么对我,我亲了他,他把我推开了。后来我醉了,他给我开了房间,自己走了。你说我该怎么办,如果对方就是一个混蛋,倒好办了。但是他却偏偏这样对我,我最怕这种方式。我想逃逃不掉,想骂又不知道骂谁,你说我该怎么办。”小渔边哭边说。

  取完号后,小渔还是忍不住说:“陶放,你冷静点,我们都冷静想想接下来怎么办,你今天这一出是什么意思?逼着我领证吗?我没带任何材料,光人来也办不了。再说了……”她还没把话说完,陶放就抢过她的包翻东西,小渔真的急了,大喊问他干什么?陶放也不管旁边人都在看,打开她的钱包取出她的身份证拿在自己手里,小渔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了,心想反正她也没有带户口本,她的户口本在老家呢。暂时任他折腾吧,一会等气消了就好了。到他们的号了,小渔又被拽着进了房间。办事员照章询问证件是否带齐了,小渔刚想张嘴说“对不起”,只见陶放从包里拿出两本户口本,还有他们的复印件拍在了桌子上,小渔当场傻眼。她打开户口本一看,确实是自己的。她完全没想到陶放能弄到自己的户口本,她知道这时她再不说话就晚了,赶快和工作人员说:“您好,实在是对不起,我们俩之间有误会,我们没有真的想结婚,给您带来麻烦实在抱歉,我们不办了,对不起啊。”小渔说的脸都红了,这辈子没想到会在民政局给工作人员说对不起,真是丢死人了。陶放终于说话了,“我们办,我们自愿结婚,证件都齐了,赶快给我们办吧。需要照相吗?你们这能照吧?”工作人员都傻眼了,左看看,右看看不知道说什么好。最后只能把他们劝出来了。

  飞机上,木木第一次和她妈妈认真聊李齐这个人怎么样。木木妈妈说:“我没想到他这么年轻的孩子做事这么稳重,看得出来他是真的爱你。我唯一担心的是你们的距离问题,我不赞成你放弃现在的工作去深圳,这样你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,你觉得呢?”

  春季临近,木木和父母准备回家过年,李齐也要回自己老家陪父母过年,走之前李齐又给他们买了很多年货带回去。在机场,两人自然是依依不舍,情话说了很多,说来说去无非是希望可以经常见面,尽快在一起生活。

  暑假如期而至,小渔处理好手上的项目和木木去大理旅行。在大理双廊洱海边的酒店住着,每天唯一发愁的是吃什么。在这里,每天的时间变得很长很长,她们有时坐在阳台上烤太阳,望着碧蓝的洱海发呆。小渔带着木木每天早上做瑜伽,偶尔开车环洱海游玩,累了就停下来望着苍山,抬头看白的透亮的云团懒散的游走。她们也去古城逛街,晚上在酒吧喝酒、听歌,发现大理的狗都当猫养,一个个慵懒地躺在那爱搭不理。原来在这里,说话都成了耗费精力的事情。小渔晚上会发她们的旅行照片给Rosie和陶放,和他们聊聊日常。

  接下来的时光,李齐发动自己所有的技能满足木木一家人在深圳的生活,两位老人欣喜地发现,这个小伙子即稳重又体贴,对木木是真的很好。木木的妈妈每天都会当面夸奖他,夸他会照顾人,夸他懂得为别人着想,夸他慷慨大方,几乎把所有赞美人的词汇都用了一遍。

  挂断电话,Rosie望着车窗外模糊的街景,感到生活的无力。在感情面前,学历、能力、一切条件都变得无能为力,只有自己的心能做出抉择,每个人都努力让自己不后悔,但只有时间能够检验命运,未来如何,依旧是个谜。

  “国庆节钱立斌给我发微信约见面,我回他没在北京不方便。过了几天,我正在三里屯逛街,他突然出现在我旁边,吓死我了。我正跟同事在一起,我觉得我当时脸都绿了,像是撒谎的学生被老师发现一样,觉得自己心虚,还要表现的特别镇静。我同事当时也觉得奇怪,我胡乱介绍了一下赶快走了。”

  “你还狡辩,你是谁派来的?”小渔用手抓住他的的胳膊,下巴重重地抵在他的肩膀上,压疼他了。见他没有反应,小渔掰过来他的头,嘴封住了他的嘴。钱立斌没有趁势回吻,反而轻轻的把她拉开,让她躺在沙发上,她醉了,他知道。小渔是真的醉了,胡言乱语说个不停,钱立斌还是在酒店开了一个房间让她休息,自己开车回家了。

  一顿火锅把坏心情都涮走了,三人各自回家。木木回学校拿点东西,刚走到学校门口就碰到了李齐,他背着双肩包手里还拿着一个箱子,朝她迎面走来,无处躲藏,木木径直走过他的身边,不打算和他说话。李齐低声叫住了她,她只得转身看他。

  小渔坐到驾驶座,脱掉高跟鞋发动了车子。钱立斌看着拖鞋的小渔,嘴角微微上扬。小渔带他来到常来的小酒馆,找了一个安静的沙发座点了东西,钱立斌还要开车,没有要酒,陪着小渔喝。昏暗的光线加上背景音乐,让不太熟的两人不必用敬语,也不用摆出客客气气的姿态,拉近了彼此的距离。一杯威士忌酒,一杯可乐,两人沉默地坐着,有点像在在“熬”夜。

  她握了一下他的手起身离开。钱立斌望着她瘦小的身影内心充满力量,仿佛看到了未来美好的生活在向他招手。回家后,小渔看到陶放已经把自己的衣服都打包好在等她。他从沙发上站起来,低着头说:“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,我还是那句话,我不同意分手。我会冷静想一想,你也想一想,回头我们再谈。我先走了。”小渔听到关门声,再看看这个家,有些灰蒙蒙,这个家和以前不一样了。看来有他没他不是一个样。

  小渔听了木木的话,心里也有一丝狐疑,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悸动了一下,好像在远方有个人正牵动着她的心,隐隐的温暖。她和陶放已经熟悉到像左右手,虽然她平时朋友众多,接触各色人等,但在男女关系问题上,从来没有玩过暧昧,也好久没有感受到悸动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。还好她粗线条惯了,突然温存了一下也就忘了,反观自己内心深处对爱的渴望,在小渔身上不存在。

  严肃认真的话题太过沉重,两人都觉得这像审判现场,Rosie也不是法官,她只能尽自己的能力发表自己的意见,她无权对他做出审判。他们又聊了几句最近在忙的事,互相认识的人,今天的见面就这样结束了。

  “不是怕你工作忙,没时间买吗?顺手就买了。累死我了,赶快都放起来。今天晚上吃牛排啊,我买到两块上好的牛排,再做一个蔬菜汤就齐活了。”小渔边准备做饭边告诉她今晚安排。有小渔在,吃饭的事不用Rosie操心。

  “是吗?我也不知道怎么了,我平时交际能力还可以,在你面前就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,总是怕说错话,莫名奇妙的就变得严肃起来了。我倒是非常喜欢你活泼的样子,就是因为这样,我才喜欢和你做朋友。每次看你轻松活泼的样子,我就觉得很放松,你很真实。”

  “这个人太奇怪了,每次见他都摸不着头脑,紧张的我像小学生见到班主任一样。刚想开个玩笑,他却板着脸不笑,好像我是小丑一样,我和他疏远一点,他又来招我,你见过这样的人吗?”小渔本想把他忘了,对方却“阴魂不散”。

  李齐往前走了几步,低头说:“我离开学校了,我本不打算告诉你的,不过正好碰到你,也不想隐瞒你了。我辞职了,在深圳找了一个国际学校当老师。我这么做不是为了你,也不是为了祈求你的原谅,我不奢望你能原谅我,我是为了自己心安。再见了,你保重。”

  “他问我要不要去他家,我直接开门下车跟他回家了。到他家,感觉特别熟悉,像是在梦里见过一样,真的!不骗你。那种感觉就像是到了我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一样。我把我的感觉告诉他了,他还是和平时一样,不动声色,就冷冷地看着我。我特别自然的走到他身边抱住他了。两人跟幼稚的中学生一样特别拙劣。然后就是相视一笑,该发生的都发生了。你先别说我,我告诉你,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,我无法控制自己,就自然而然的发生了。”

  已经很晚了,木木躺在家里的床上,回想这一个月,李齐像变了一个人。李齐对自己的感情是直线升温,也许是她安排他和自己父母见面的原因,让他有种被重视的感觉。木木是一个内心坚定,但不太习惯甜腻的感情的人,她的内心隐隐想起父亲的观点,物极必反。不过,热恋中的人是无法百分之百冷静的,她只想享受当下的美好,不想让压抑在心底的伤疤浮出水面。猛的想起李齐现在的热情,她总是隐隐想起一年前两人分开时的不堪,她不愿联想这两者有什么联系。

  她们刚落地,Rosie又去了上海出差一周,木木回家收拾行李回老家去了。小渔拖着行李回家,总觉得有点落寞,也许是刚旅行回来还沉浸在之前的美好中。她每次出门,回家都不会刻意告诉陶放,也不需要他去接机,这次回来都没有特意告诉他具体时间。

  三人举杯祝福彼此,生活给每人以磨练,不偏袒谁,也不放过谁。小渔喝多了酒又把自己的麻烦事给木木讲了一遍,木木说:“你呀,还操心我,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。以我对你的了解,你和钱立斌没完。他说不定就是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,准们来渡你的劫,你相信我的直觉。”她这么一说,小渔后背发凉,冥冥中看到了自己的未来,虽然看不清是好是坏,但有种不详的预感。小渔哭丧着脸说:“你别吓唬我了,我最近真的胆子特别小,我要疯了。”说着,又干了一杯酒。Rosie接到Tim 的电话先走了,剩下她们两人继续喝酒,解忧。

  Rosie拉着她的手在沙发上坐下,小渔继续说:“然后我们在他家整整待了两天,完全没有出门。我手机一次也没有响过。他变得比以前开朗,总是笑着拉着我的手,像个孩子,完全不像他平时的样子。他的话也多了起来,说起来就停不下来。他说他第一次见我就像是认识很多年,不自觉地就想靠近我,但是又是那种不敢靠近的感觉,忍着不去想我,但总有机会碰到,那就是命中注定了,没办法遏制自己的想法,只能坦白。他告诉我他已经四十多岁了,不想让自己的人生留下遗憾,否则会后悔一辈子。”

  接下来的几天,Tim开车带Rosie去好莱坞、迪士尼、海滩玩,去三藩市见Tim 的好朋友,还去Tim的中学故地重游。Tim想要找回过去的记忆,也分享给自己的爱人不曾一起经历的过往,仿佛这样就弥补了两人不在一起的许多年。假期短暂,转眼两人已经踏上回程的飞机。他们在途中翻看手机里的照片,那么多的美好回忆被定格成图片封存,让两人更加珍惜彼此的美好,感情就是在一次次的旅途中升温或降温,趁热恋,好好珍惜。

  小渔从难忍的头痛中醒来,发现自己一个人在酒店里,她起身喝了一杯水继续回到床上休息。她全部记得,记得昨晚的一切,但是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那些话,她觉得自己太憋屈了,那种感觉就像对着空气打架,自己使出了浑身力气,却扑了个空,是对手太强大,她知道自己逃不出去了,她就是有这个预感,也有这个判断能力,可笑的是,她无法让自己抽身而退,她不得不应战。她抓起手机看了下时间,然后赶快起身回家,换衣服去上班了。陶放不在家,家里和往常一样寂静,有他没他都差不多。她把昨天的衣服扔进置物筐,又全部拿出来扔在了垃圾桶里,有种决绝的念头在驱动着她,她不再是那个傻乎乎的女孩,一夜之间,她长大了。这个巨大的转变是如何实现的,没有人说的清楚,连她自己都想不明白。她换上干净衣服,化好妆出门上班去了。

  “陶放,等你冷静下来咱们再谈,我说了,我们不能再做恋人了,但还是一辈子的亲人,朋友,这比爱人要持久的多。说实话,我们这么多年经历了很多,确实变得像亲人了,不是吗?上次我出差回来发现你的事我是伤心过,但是我惊奇地发现只伤心了一晚上的时间,我就不再难过了。我问我自己这是为什么,因为我们之间早就变成了亲情。”

  一股酒气袭来,钱立斌说:“我不是什么魔鬼,如果我让你变了,你应该问自己是什么原因,我无法回答你,因为我自己也变了,和你在一起时我也变了。我只能问我自己是什么原因,我想我找到了,”他顿了顿继续说:“我可能是爱上你了,爱情使人变得异样。”

  刚到公司就收到了钱立斌的微信,问她酒醒了没有,她没有回复。晚上,她照常回家,陶放已经在家等她,她知道他有话要说,他是那种有事不会憋着的人。小渔坐在他的对面,等他开口。陶放直截了当地说:“一时喝醉了发生的,就这一次,不是什么感情,就是一夜情,我没有二心,我也不会骗你,我一五一十告诉你,请你能原谅我一时糊涂,我一次把话说完,如果你原谅我,我们还和以前一样,好好过日子,如果你不原谅我,我马上走人,但是请你记住,我不会放弃你,我重新追你,我不能没有你。我说完了。”他一口气说了个痛快,小渔倒也不觉得难受,她太了解眼前这个男人,她也习惯了迁就她,毕竟在一起好几年,吵吵闹闹也很开心。在她这,这件事确实始料未及,经过一晚上冷却,她完全没有恨他的感觉,她就是一个完全按照自己内心走的人,她说:“我原谅你,没什么大不了的,记住,下次千万不要在家里,我就这一点要求。”她走过去抱住他的头,像孩子般抚摸他的头。陶放鼻子有些酸,只是不住的点头,他紧紧抱着小渔不放开。

  陶放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回家,小渔知道这次事情的严重性,而她也做好了两人分开带来的撕扯感,无论是心力还是体力都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。陶放平时少言,但是遇到他不能接受的事,一定会拼个你死我活。小渔刚和他说分手时,他以为是玩笑,认为是自己之前的一夜情小渔放不下,但是小渔却说:“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了,刚发生的。”陶放当场发怒,随手把旁边的椅子踹倒在地,指着小渔想骂人,却急的说不出话。小渔知道这个场面不会轻松,但又能怎么办呢?自己选择的路,只能走到底了。陶放去卧室反应了一会又出来求小渔不要离开,他竭尽所能,用平静的语气问:“那人是谁?怎么发生的,你必须告诉我。”小渔简单的说了一遍,当然没有说两人发生关系的事,就说她就是爱上对方了,虽然认识没有很久,但像是上辈子就认识了。

  “我知道,最近发生点事,我心情不好,正好他最近总约我,我一次性和他说个明白,总这么不明不白的约吃饭,也让我很被动。每次见他我都跟个小猫似的,大气不敢喘 ,昨天痛快说清楚我挺舒服的。你放心,我没打算和他真发生什么,我会拒绝他的。”

  小渔也不再多问,和他聊起了去大理的事,说是去出差顺便玩两天。钱立斌也没有特别感兴趣继续聊下去,他真的是话题终结者。车上的气氛又开始变得尴尬,小渔正好用手机回复一封邮件。两人到国贸吃饭,又是高档餐厅,小渔今天这身倒是很合适,不过她本想今天打破魔咒放轻松些,看来没戏了。一顿饭吃了三个小时,两人坐回车里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排接下来的行程,显然都没有要分开的意思。他们可以选择去楼上的酒店,钱立斌也可以马上开车送她回家,他还在思考。

  晚上,他把两位老人送回酒店,木木和李齐回他家住。刚进家门,李齐就从后面抱住她,不肯放手,怕她再从眼前消失。两人确实都像惊弓之鸟一样,心里隐隐害怕外界无形的力量再把两人生生拆散。木木去洗手间他也跟着进来,洗澡也不分开,一直到上床,李齐才长舒一口气。这次,两人真的是堂堂正正在一起了吧?他们都问自己。李齐近乎疯狂地吻着木木的每一寸肌肤,木木快要被吞噬,这尘封已久的激情带着对过去的反抗,对现在的渴望,也有对未来的迷茫,仿佛只有今晚是属于两人的。

  她这一周也十分煎熬,除了上班就在家待着,她仅剩的尊严告诉她,这个时候不能和钱立斌在一起,她既然已经开口说分手,要先解决自己的事两人才能在一起。她和钱立斌偶尔发微信,她只告诉他最近在和男朋友提分手,等一切都解决完再见面。

  一天,小渔刚准备去上班就看到陶放在楼下等她,小渔走到他身边,他转身往前走也不说话,她只能在后面跟着。就这么一前一后走到停车场,他还是没有要说话的意思。他拉开车门把小渔推进了车里。小渔问他这是去哪?陶放还是不回答,一路开到了民政局门口。小渔顿时明白什么意思,但觉得他太幼稚,难道是要今天逼着自己领结婚证吗?她刚想说话,陶放就把她从车里拉出来,然后又继续拉着她往里走。

  “我不在这几天你乖不乖?你是太想我了吗?”她说着亲了一下陶放的额头。陶放还是一脸严肃,她有些害怕。小渔是急性子,最怕对方突然的沉默,她受不了别人给她玩神秘,玩深沉。但是她这次没有发火,她用左手抚着他的背,温柔的看着他。陶放嘴唇微微动了一下,又紧紧的闭上了,像是被施了魔法,不让他说话。小渔知道不是什么好事,她只是内心很抓狂,她想让陶放痛痛快快地说出来,她什么不能承受?她再次克制内心的怒火,她拉起陶放的手往卧室走,两人坐在床上,她帮他脱去T恤,脱掉裤子,内裤,她自己脱光所有衣服,她把他按倒,她从床头柜拿避孕套,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拿出一个给他套上。她在上面,他在下面,没有前戏,没有说话,两人几分钟后完成一次最快的□□,只是这次和以往不同的是,陶放莫名地流泪了,男人怎么这么爱流泪。小渔再把自己的衣服穿上,躺在陶放旁边,搂住他的胳膊,打破沉默说:“我原谅你。”陶放立即转头看着她,她淡淡地笑笑,说:“以后我们多做做床上运动,有益身心健康。”陶放瞬间泪奔,他拥着小渔一个劲儿地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小渔拍着他的背,像妈妈哄婴儿入睡一样,温柔又疼惜。陶放已经睡着了,小渔悄声走到客厅,像个饱经沧桑的智者,她发现自己的影子异常高大,她心里想:这是第一次吧,她不得不像一个见过市面的长者一样安慰面前这个“弱者”,就像是她生来应该比别人懂事,见怪不怪。她现在有些发抖,在炎炎夏日里感到身体冰冷,她看到玻璃里的自己留下了泪水,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赶快擦干,虽然在这深似海的夜里,谁会看到呢?她是一个不擅长反观自己内心深处疼痛的人,她害怕这夜晚太矫情,抓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:“我已回京,明天有时间约。”手机显示北京时间1:08分。

  晚饭时间,大家一起去外面餐厅吃晚饭。席间Tim的妈妈一直问Rosie喜欢什么,有没有其他需要准备的东西,Rosie被他们的热情感动了。Tim 的父母也很喜欢中餐,平时在家里也以中餐为主。Rosie提议明天包饺子,这个提议让大家都很兴奋,他们已经好几年没有在家包过饺子,这就像是乡愁,提到它就瞬间把他们带回祖国。第二天一大早,Tim妈妈就开始准备包饺子的食材,Rosie也从头到尾负责制作,然后大家一起围在餐桌旁帮忙。Rosie负责擀饺子皮,Tim的爸爸和妈妈负责包饺子,Tim负责打下手,看着一家人开心的围坐在一起,Tim非常享受这一刻。大家一起忙了几个小时,终于吃到了自己包的饺子。这天晚上,四人一起去餐厅吃饭,还遇到了Tim父母的朋友,Tim的爸爸妈妈热情地介绍Rosie给他们认识,这种感觉像是他们认识了很久,完全不像是第一次见面。

  Rosie和Tim经过十二个小时的飞行,落地洛杉矶。Tim爸爸和妈妈一起来机场接机。刚出闸口,Rosie就看到他的父母微笑着望着他们。Tim爸爸一身休闲装,身高大概180cm左右,Tim妈妈身穿短袖蓝色连衣裙正装,短发,戴珍珠项链,还带一副无框眼镜,看上去很典雅。两人快步走上前,互相拥抱,打招呼,Rosie瞬间消除了紧张,两位长辈都很友好。

  她扭动钥匙打开了家门。家里的窗帘都拉着,昏暗又令人窒息。她放下包走进卧室,卧室更加漆黑,陶放应该在睡觉。她本不想吵醒他,但却闻到了一股香水味,敏感的她顺手打开了卧室的灯,陶放自己躺在床上,昏睡不醒。小渔环顾了一下四周,没发现什么异常,就关掉灯到客厅去了。她有点累,靠在沙发上睡着了。不知道睡了几个小时,陶放把她叫醒了,她双臂环抱住他说“想他了。”陶放亲了一下她的脸颊,让她到卧室去睡,他来做晚餐。小渔高兴地到卧室继续睡去了,但是这刺鼻的香水味还在,让她头疼,不知道从哪传来的。

  “这就是他高明的地方,他知道他的地位,他的身份不允许他轻举妄动,但是他的目的是明确的,就是要把你追到手。但是,这只是我个人直觉,如果他真的是爱上你了,要和你正式谈恋爱,他也没有错,只是你现在有男朋友罢了,他不想轻易逼你为难。如果真是这样,那另当别论,我敬他是君子,如果他只是想玩弄你的感情,那一定不能让他产生错觉,否则受伤的肯定是你。说实话,他现在就把你弄的魂不守舍,都不像你自己了,所以我劝你不要和他再有瓜葛。不过,一切的一切还要你自己做决定,我知道你会很辛苦,我们都在你身边,不管将来如何,我们不会变的。你别想那么多了,好好睡一觉,明天就都好了。”

  李齐听到这儿,赶忙说:“伯父,我们在一起时间还不长,还没有讨论过这个话题,我当然希望木木能来深圳发展,这儿真的不错,这几天我就带你们逛逛。不过,我尊重她的选择,等我们有时间就好好考虑这个问题,二老不用担心。”

  下班时间,钱立斌的车准时出现在小渔公司楼下。小渔今天穿浅灰色9分西裤,脚蹬Jimmy Choo7公分高跟鞋,上身搭配淡粉色西装。钱立斌在车上早已看呆了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小渔已经自己开了车门坐进副驾驶座位。

  Tim家住在橙县尔湾区,Tim爸爸开了不到一个小时的车就到家了。和北京灰霾的天气比,洛杉矶阳光充足的都要溢出来了。汽车驶入住宅区,街道两旁是错落有致的独栋别墅,Tim家是一幢米色外墙的房子,汽车直接开进大门,停在房子左侧车库外面。大家先下车,Tim爸爸把车开进车库。Rosie下车后环顾一周,看到院子铺满草坪,有一小片花圃安静地绽放着鲜艳的花。

  “也许他在喜欢的人面前就变得不知所措了,要不然他怎么可能约你好几次,还记得你的生日。这肯定不是想当普通朋友的意思,再说你们也没见过几次,还没有熟到送朋友礼物。不过,你不见也好,你已经有陶放了,别再弄得你们之间出现问题。”

  她话音刚落,陶放猛地站起来,大喊道:“靠,你是文艺青年吗?你是高中生吗?你信这种上辈子的狗屁?我们在一起五年多了,你给我来上辈子的事?你他妈还是人吗?我告诉你,我不同意分手,你休想离开我。”他说完摔门而出,小渔发信息打电话都没有任何回复。

  “他马上发微信说晚上见面。我实在没办法了,只能去见了。他完全不提我骗他的事,还是平时那个样子,严肃又小心翼翼。我当时确实心虚也表现的特别客气,别别扭扭一晚上,感觉什么也没说,他就把我送回家了。回到家,陶放回他爸妈那了,我自己一个人实在无聊,又把钱立斌叫回来了,开着车绕着三环兜圈。经过了这么多周折,两人瞬间就变得特别默契,都不怎么说话,但是有那么一瞬间很舒服,像是特别熟悉的两个人,不用多说话也明白彼此的心意。然后他把车开到了他家楼下。”

  天气越来越凉,木木本想今年把她父母接来北京过冬,她父母却不太想来,说是成都空气好,没有那么干燥,在北京反而不习惯,容易生病。木木没办法,准备寒假一到就回家陪父母,今年早点回家过年。眼看就要放寒假了,李齐也是第一次在深圳过冬天,就计划让木木放假去深圳找他,两人也有时间在一起待一段时间。木木之前已经答应父母早点回家,这么一来就有些为难。李齐提议把他们也接到深圳住一个月,这样两全其美。木木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,看到李齐为她着想非常感动,木木的父母也爽快的答应了。

  二层主要是卧室,主卧是Tim父母的房间,隔一个走廊是Tim的房间,虽然他一年多没回来,房间依然每天有人打扫。Rosie很好奇他的房间是什么样子,Tim陪她上楼看他的房间。一只纯白色的猫慵懒地趴在楼梯口看着他们。Tim说他们家一共有四只猫,想要看全它们也不容易。她打开Tim的房门,整个房间是蓝色色调,墙上挂着他大学打橄榄球的球衣,书桌上放着一个橄榄球,书桌上的照片吸引了Rosie的注意,原来是Tim初中时的照片,他笑的那么开心,和现在一样。Tim带她把整个房子都参观了一遍,满脸幸福。

  李齐时不时给木木和她父母剥虾,夹菜,照顾的特别周到。木木仿佛又重新认识了这个人,以前在北京时,算是地下情,两人都无法舒展开,这次才算是正常的交往,才能看到这个人真实的性格,木木心里暖暖的。木木的父母看李齐照顾自己的女儿也非常满意。

  “我承认,她不是单身这一点是我们之间的最大问题所在。但是,道德捆绑不应该成为真心相爱的两个人之间的束缚,至少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放弃追求幸福。当然,我和她之间的爱情不一定是她最终的选择,她可以自由选择,只要是她的真实想法,我都接受。我不是一个18岁的小男孩了,我有选择爱的权利,同时要承受被拒绝的可能性。说实话,通过这件事,我很庆幸自己还有追求爱的能力,我已经很满足了。至于你担心的问题,请放心,我一定对她好,无论她的选择是什么,我都尊重她。”

  木木一向冷静,又把所有人都当好人,她对小渔的反应不以为然,“我倒觉得这个人也许不是你想的那样,他可能就是喜欢你,但是又不擅长开玩笑,你给他开玩笑他反而紧张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就是性格比较内向吧。”

  晚上两人边吃面边看电视,小渔夸他做的面条好吃,陶放点点头继续吃面。吃完饭,陶放又主动刷碗,小渔总觉得哪里怪怪的,她走遍家里每一个角落,想要为自己的第六感找出点什么蛛丝马迹,却什么也没找到。她坐在沙发上发呆,突然发现陶放坐在她后面的高脚凳上望着她。她奇怪地问:“你怎么了?吓我一跳。”陶放也不像往常一样,只是笑着看她,默不作声。两人已经有多久没有这么好好看看对方了?小渔走到陶放身边,坐在他的腿上。陶放抱住她,两人还是盯着对方看,都不知道要说什么。不对,是小渔不知道他要说什么,显然他是有话要说的。

  木木没想到他如此诚恳,渐渐放下心来,心里还是很高兴的。刚回酒店房间,木木妈妈抱怨:“这个李齐什么意思,上来就叫爸妈呀!我和你爸爸都吓死了。你们不是刚联系上没多久吗?关系已经好到这个地步了?”

  木木爸爸赶忙说:“小李不必在意,我们也是一辈子没听第二个人叫过我们爸妈,一时没反应过来,你人很不错的,只要你们两个好好发展,我们就放心了。只是,你们一个在深圳,一个在北京,不知道以后怎么打算的?”

  “我慢慢和你们说,你们先别急。我去深圳确实见李齐了,我主动联系的他。然后该发生的也发生了,我确实忘不了他。但是,我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,也不愿意想。也许这段感情还是不疾而终,没有未来,但是我还是喜欢他,管它呢。你们了解我,虽然我一直循规蹈矩,但是这次就让我任性一回吧。”木木一口气说完了。

本站文章于2019-10-11 16:29,互联网采集,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,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。 转载请注明:我回首看不到你花圃的园 ^第14章^ 最新更新:2
已点赞:105 +1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

关于我们

  • 关于我们
  • 品牌介绍
  • 诚聘英才
  • 联系我们

学生/家长

  • 帮我选学校
  • 帮我选专业
  • 投诉/建议

教育机构

  • 如何合作
  • 联系方式

其他

  • 投稿合作
  • 权利声明
  • 法律声明
  • 隐私条款
全国统一客服电话
4006-023-900
周一至周六 09:00-17:00 接听
IT培训联盟官方公众号
扫描访问手机版
家电维修|北京赛车pk10
秒速时时彩预测 pk10官方平台 北京赛车pk10计划 重庆时时彩 vr彩票官网 宝马彩票 乐享彩票官网 978彩票官网 百盛娱乐 五星彩票官网